• <big id="zrhex"><em id="zrhex"></em></big>

  • <code id="zrhex"><small id="zrhex"></small></code>

    1. <th id="zrhex"></th>

      藝術中國

      中國網

      馬修·巴尼以神話敘事 解構當代社會風景

      馬修·巴尼以神話敘事 解構當代社會風景

      時間:   2019-09-29 19:58:53    |   來源:    藝術中國

      展出作品

      “馬修·巴尼: 堡壘”于2019年9月28日至2020年1月12日期間在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呈現。本次美國當代藝術家馬修·巴尼個展展出了他從2016至2019年間所創作的最新系列作品,該展覽也是藝術家在中國的首次個展。

      馬修·巴尼(左)與田霏宇(右)在開幕式現場 圖片來源: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狩獵女神與月之女神狄安娜

      本次展覽的核心是一部時長兩小時的同名影像作品《堡壘》,影片圍繞著發生在美國愛達荷州鋸齒山脈狩狼的故事,交織展現了與狩獵相關的神話傳說和藝術創作。據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田霏宇所說,該館還專為這一影片建造了一個電影院。

      《堡壘》中的主角狄安娜(阿涅特·瓦赫特飾演)

      策展人欒詩璇介紹影片《堡壘》共分為6個章節,以及6個主要角色。藝術家馬修·巴尼所扮演的雕版師,也是一位林業局的護林員,他在巡視山林的途中發現了主角狄安娜(阿涅特·瓦赫特飾演)及侍從——召喚侍女(埃莉諾·鮑爾飾演)和追捕侍女(勞拉·斯托克斯飾演)一行三人,即羅馬神話中的狩獵及月之女神和她的寧芙侍女的現代化身。狄安娜在古羅馬神話中代表貞潔,是宙斯之女,太陽神阿波羅的孿生姐姐。她從小就向父親宙斯許諾要做永遠的處女,同時向他索要了弓箭、所有的山脈和20個寧芙侍女。狄安娜手持弓箭,由獵狗伴隨,與侍奉她的寧芙侍女在山林中以狩獵為樂。

      召喚侍女(埃莉諾·鮑爾飾演)和追捕侍女(勞拉·斯托克斯飾演)

      阿克泰翁偶然地看到狩獵女神狄安娜在山中沐浴,狄安娜在盛怒之下將其變為牡鹿,被阿克泰翁自己的50只獵狗殺死。這個故事在古代歐洲非常有名,常常出現在詩歌、繪畫等藝術中。《堡壘》中的狄阿娜是一名身處愛達荷嚴寒荒野中的現代神槍手, 她既是自然的保護者又是侵略者。狄安娜在侍女的陪伴下,每天在山林中追捕一頭灰狼。《城堡》中,馬修?巴尼飾演的雕版師正是阿克泰翁的化身。雕版師將每日追蹤狄安娜的所見所聞雕刻在銅板上,晚上來到電鍍師(K. J. 霍姆斯)所居住的房車中,電鍍師幫助他將這些銅板浸泡在電解液中,連通電流,銅板在電解液中發生化學反應。這就是展廳中展出的50多件電鍍銅蝕刻的作品的實際制作過程。

      影片中的圈舞者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雕版師在小鎮中荒廢的退伍軍人協會中偶遇獨自排練的圈舞者。在第六天的狩獵中,狄安娜最終獵殺了灰狼,雕版師則將灰狼的皮剝了下來,影片的結尾,幾十只灰狼沖進電鍍師的房車將其撕毀,電鍍師則在月蝕的天空下跳起溝通天地的舞蹈。

      幾十只灰狼沖進電鍍師的房車將其撕毀

      全片沒有對白,整個影片通過即興式的舞蹈作為語言,兩個侍女在影片中的舞蹈時而作為溝通的信號,時而作為狩獵情節發展的預言。 展覽中的5件巨型雕塑,其中四件是影片主角狄安娜及其侍女的化身,另外兩件來自鋸齒山脈中兩條小溪流區域山火中燒焦的樹木,第五件作品《鋸齒山炮臺》是馬修?巴尼專門為UCCA大展廳獨特的空間而定制的雕塑,高度達到10米。

      影片中愛達荷州的鋸齒山脈

      愛達荷州鋸齒山脈的荒野

      馬修?巴尼于1967年出生于舊金山,在7歲前都生活在那里。7歲那一年,他們就舉家遷往愛達荷州的首府博伊西,自1973至1985年,也就是從7歲至到高中都生活在那里。愛達荷的主題在他創作的很早期就開始出現,例如《Cremaster 1》中的體育場就是在博伊西取景。隨著他的成長,他對愛達荷的興趣也發生了變化。他開始對鋸齒山,以及不歸河流域的荒野產生了興趣。他認為鋸齒山脈地區,與周邊類似的山區相比,地形要更加險峻,山谷更深,使得天空的視野也更加狹窄。

      影片中侍女爬上樹

      馬修巴尼認為“這個作品和之前的作品都不太一樣,就在于這里承載了很多我的記憶。那么在這個作品當中我希望去表示,去描述和重現我對于這個地方特殊的記憶。”他在一段訪談中提到愛達荷的風景對他創作的影響,也在不斷地產生變化,他認為在《懸絲》中,這種處理方式是更加藝術性的,而到了《重生之河》,他開始從更為自然主義和神話學的方向來處理與愛達荷的關系。通過電影的方式,馬修?巴尼呈現了他心中愛達荷州的形象以及它所蘊含的力量和緊張局勢。

      電鍍雕版上的景象

      他認為愛達荷州中部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地區。它的風景和這個特殊地理環境可以作為各種敘事和主題的載體,博伊西是美國相對偏遠的地方。所以這里的政治爭論經常具有神秘性,比如說關于狼群和山火的討論。這些事件對他產生了很深的影響,一直以來他總想創作一部電影去討論這些主題——也就是一個“圍繞著政治爭論、但并不是政治藝術的電影”。

      馬修·巴尼作品

      愛達荷州早于14500年前已有人類居住紀錄。早期主要是印第安人,聚居于州的南北,美國獨立后,該州屬于未被開發的化外之地。1848年淘金熱,成千上萬的淘金者路過該州,去往加州;至1860年,在愛達荷北部發現了金礦。1863年愛達荷州正式成立;1890年加入聯邦,為美國第43個州。從地理位置上說,愛達荷被東北邊的落基山脈以及西南邊的高原沙漠所隔離。在藝術家所生活的1970年代與80年代,那種隔離感更加顯著。

      藝術家曾經說“一個想要知道山的另一邊正在發生什么的青少年來說,這是一個挑戰。”“堡壘”中圈舞的表演地點被安排在象征著愛國主義的美國退伍軍人協會,圈舞是印第安文化中相對現代的一個文化形式,它的存在為影片加入了另一層與美國西部的聯結:也就是歷史上對美洲原住民及其文化的壓迫。

      影片中的獵豹

      狼群、堡壘與槍支文化

      經過了幾個世紀的狩獵與捕殺之后,狼在美國一度瀕臨滅絕,到了20年代,黃石公園地區的狼就基本被趕盡殺絕了。經過了十幾年的的立法與公開辯論,美國國會為此發布了恢復狼群的《環境影響聲明》,可以說是當時最受公眾關注的議題。這個議題矛盾的兩級是,一旦將狼群放歸山林,畜牧業者擔心狼會摧毀牧群。獵人與戶外裝備商則擔心狼群會影響獵物數量,而西部各州的野生動物局每年也依靠出售狩獵許可證獲得營收。雖然放歸狼的政策得到了通過開始實施,但是矛盾又進一步激烈化和復雜化。有人認為狼群放歸會影響麋鹿繁衍生息,另一些人則認為狼的存在可以使麋鹿數量下降,間接保護植被和生態。再加上媒體和環保人士的參與與宣傳,整件事邊得更加撲朔迷離。然而狼群的這些作用絕大部分都是臆斷,它們最終都匯集到同一個觀點上:狼擁有巨大的力量,而且能對人和環境帶來深遠的影響。

      影片中狄安娜追捕的狼

      關于放歸狼群的爭議的背后其實隱含著美國政治中更嚴重的分裂,這也是電影和展覽題目堡壘的來源——Redoubt,可以解釋為:一個臨時的、簡陋的堡壘,或一個精神上的或思想上的堡壘。它還有一個來源,或者說是個專有名詞——The American Redoubt 美國堡壘。“美國堡壘”是2011年興起的極右派政治運動,一開始是在美國西北部的三個州(愛達荷、蒙大拿、懷俄明),其后蔓延至俄勒岡東部和華盛頓州東部,作為保守派、自由主義傾向(信奉無政府主義)的基督教徒和猶太教徒安全避難所。這個極端主義運動呼吁人們遠離政府和都市生活,回歸土地。

      影片中雕版師則將灰狼的皮剝了下來

      就是馬修·巴尼所扮演的角色。他不僅是一個雕版師,還是美國政府林務局的員工,代表著這群人最厭惡的政府給他們生活帶來的干涉。對于這個群體來說,槍支在生活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槍支自由是美國最嚴重的政治爭論之一。因為在美國擁有槍支的人大約占全部人口的百分之30%。美國的全國步槍協會(NRA)在這一個議題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而NRA和其引發的政治爭論跟馬修·巴尼的電影有著非常直接的關系——女主角狄安娜的飾演者,阿涅特·瓦赫特(Anette Wachter)是全國步槍協會的射擊冠軍。所以槍支也成為了這一系列作品里的重要索引。

      女主角狄安娜的飾演者阿涅特·瓦赫特是全國步槍協會的射擊冠軍

      在狩獵過程中,他是作為直接連接獵手和獵物的中介——獵物包括狼和馬修·巴尼扮演的雕版師——槍也是狄安娜和大自然的中介,是她觀察世界的方式,子彈的形式也呼應藝術家的雕塑作品,紅銅的子彈與黃銅的彈殼、狄安娜的射擊臺,呼應雕版師的雕版臺、雕版作品的畫框也挪用槍支的形式。

      影片中狄安娜獵殺麋鹿

      所以從各種角度來說,槍支代表作品中二元對立的其中一面,而另外一面或許是藝術創作,或許是與堡壘相對的外在世界。整個電影可以看作這種隔離世界的生活方式跟外在世界的幾次碰撞與沖突。

      影片中浸泡在化學溶劑中的雕版

      電鍍,煉金術和轉化

      在電鍍的過程中,藝術家首先要把雕版浸入化學溶劑里面,并接上電流。電流與化學溶劑產生的反應會改變金屬表面的質地,過程充滿偶然性。此次展覽展出的電鍍作品是藝術家在拍攝影像作品的時候雕刻的,然后這些原版被數碼復制到幾張銅板上。每一塊銅板都被浸入電解液, 讓新的紅銅形式生長在上面。有的銅板浸入的時間比較長,也有一些時間比較短。浸入時間越長的,紅銅的附著物多一點,也更抽象。每個電鍍系列其中有一個盛放浸入電解液工具的金屬架,這些二維作品通過電鍍得到一種三維的屬性。每幅雕版會經歷五個狀態,每種狀態之間形成漸進的關系。

      影片中雕版師在森林中創作

      電鍍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媒介,介于科技和神話之間。銅板浸入電解液的過程像洗照片的做法,都是用化學反應來造成形象的轉化。電鍍的這種神話色彩源自于煉金術。在巴尼的藝術實踐中,也曾多次對煉金術的概念有所指涉。這個概念來自于古代,并在中世紀歐洲得到普遍發展。可以說它是一種原始或沒有科學方法的化學。煉金術師相信可以把非常普通的材料,比如說鉛,轉化成黃金。所以在西方文化里,人會用這個概念來隱喻轉化、變形。巴尼此前的作品,《重生之河》(2014) 也跟煉金術有關,在這一作品中是將糞便轉化成黃金。電影《堡壘》中電鍍師在她工作室書架上有幾本關于煉金術的書,也暗示了它與電鍍轉化的關系。

      影片中出現的作品

      馬修巴尼談到,雕版師把自己所看到、所觀察到事情捕捉下來,然后通過繪畫的形式呈現,又把銅板上的繪畫交給電鍍師,讓電鍍師把畫作更加抽象化提取。所以從這個過程當中我想探索的是類似于宇宙學這種想法和思考。

      影片中滿天繁星的森林夜晚

      “那么在獵人或者捕獵的獵物,在敘事開始和結束時候都有出現,在結束時候有這樣星座的場景。滿天繁星,那么這個星座場景就聯系到整個大宇宙的視角,所以說我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把整個敘事結構能夠有更多的普遍意義和普世意義。而這里電鍍師的角色是一個傳遞者、一個轉換者,從某種角度來講他把地上或者是土地上的事物轉換成天上的、宇宙的事物。他把非常具像的畫作轉換成更為抽象的一個具有宇宙意義的存在,所以從這樣一個角度來講,他的畫作不僅僅是畫作本身的概念,而能夠代表更多宇宙學的含義。”

      展出的大型樹狀金屬雕塑

      五件大型樹狀金屬雕塑的制作過程更加的復雜,這些作品是有機性和機械性的結合。藝術家在鋸齒山脈附近,選取了一些已被山火燒焦的樹,他用電腦控制機器挖去樹心,之后將金屬澆鑄入樹成型,最終把外皮的木頭燒毀,留下凝固的金屬表現樹的內部形式。雕塑的底座都是根據來福槍的槍架制作的,作品的主要材質,紅銅/黃銅和鉛也是子彈的主要構成成分。

      展出的大型樹狀金屬雕塑局部

      巴尼將傳統鑄造工藝與全新電子科技, 以及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科技相結合,創作出兼具形式與媒介復雜性和敘事密度的藝術作品。與影片相關的5件巨型雕塑、 50余件雕版與電鍍紅銅版作品,和那一史詩性的電影長片一起,用復雜的符號指涉以及相互交纏的層層疊疊的敘事,和各種奇思妙想,形成一個自成一體的奇妙世界。(除特殊標注,圖片均由藝術中國現場拍攝)

      狄安娜肖像作品

      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馬修·巴尼以神話敘事 解構當代社會風景
      bbin官网注册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