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zrhex"><em id="zrhex"></em></big>

  • <code id="zrhex"><small id="zrhex"></small></code>

    1. <th id="zrhex"></th>

      藝術中國

      中國網

      一個半世紀的摯愛:專訪漢堡MKG博物館東亞藝術部主管Wibke Schrape女士

      一個半世紀的摯愛:專訪漢堡MKG博物館東亞藝術部主管Wibke Schrape女士

      時間:   2019-09-27 14:41:12    |   來源:    藝術中國

      MKG博物館主樓圖:藝術中國

      始建于1866年的漢堡藝術與工藝美術博物館(Museum für Kunst und Gewerbe Hamburg,簡稱MKG博物館),是德國第一座以收藏藝術設計和手工制品為主的博物館。博物館創始人尤斯圖斯?布靈科曼(Justus Brinckmann, 1843-1915)受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前身為始建于1852年的世界上第一座工藝美術博物館南辛普敦博物館)的啟發,立志建成一座面向公眾,關注社會,集納優秀設計和手工制品,為當代藝術工匠和工業設計師樹立榜樣的博物館。1877年,漢堡MKG博物館在漢堡市中心的石門廣場對公眾開放,展出由布靈科曼先生主持收藏的藝術品和手工藝品,從古希臘陶瓷,到當時最新的德國工業設計,從日本版畫,到中國陶瓷,從伊斯蘭玻璃制品到歐洲樂器,幾乎囊括了當時所有手工藝制品門類。目前,漢堡MKG博物館藏有13000多件東亞藝術品,位居德國第三,僅次于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和科隆東亞藝術博物館。

      藝術中國特約記者賈曉棟專訪漢堡MKG博物館東亞藝術部總監Wibke Schrape女士,帶大家走進這座有著近150年歷史的博物館。

      Wibke Schrape女士專注于東亞藝術史研究,特別是日本德川時期視覺藝術和日本十九世紀繪畫。Schrape女士是德國東亞藝術史論壇的發起人之一,作為副教授的她曾在柏林自由大學教授東亞藝術史。2015-2017年,Schrape女士在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擔任助理策展人,從2017年11月起,她擔任漢堡MKG博物館東亞藝術部主管一職。

      MKG博物館中國藝術品展廳│圖:Henning Rogge

      藝術中國:感謝您接受一家來自的中國的藝術媒體的采訪。

      Schrape女士:我很榮幸,能向中國讀者介紹漢堡MKG博物館的東亞藝術藏品和我們的故事。

      藝術中國:漢堡MKG博物館從十九世紀末開始收集東亞藝術品。在不同的時期,館方對于東亞藝術收集的興趣不盡相同。請您介紹一下,在過去近150年的時間里,博物館的中國藝術品收藏的演變軌跡。

      Schrape女士:我們館藏的東亞藝術品始于博物館創始人尤斯圖斯?布靈科曼。布靈科曼對于日本藝術非常鐘愛,所以在他擔任館長期間(1877-1915),博物館系統性地收藏了大量日本藝術品。從十九世紀后期,布靈科曼開始收藏中國陶器和其它類型的藝術品,但未能系統性地收藏。除了個人興趣的原因之外,中國藝術品昂貴的價格也是收藏障礙之一。博物館在建館之初是基金會性質的,財力有限,而在十九世紀后期,各種門類的中國藝術品在歐洲市場上已經非常昂貴了。我們最近整理資料時,找到一份布靈科曼寫于1905年的“藝術品購買報告”,他在報告中“抱怨”中國藝術品已經貴到無力購買的地步了。

      盡管如此,到十九世紀末,博物館已經收藏了數量不菲的中國陶器、瓷器、書畫藝術品和鼻煙壺等。

      MKG博物館館唐代陶俑│圖:MKG博物館

      進入二十世紀,在布靈科曼和博物館幾任館長的努力下,我們得以通過多種方式補充和豐富藏品類型。比如布靈科曼在在二十世紀初收藏的中國青銅器和書畫,馬丁?弗德森(Martin Feddersen)和彼得?威廉?邁斯特(Peter Wilhelm Meister)在三十年代收藏的中國古玉、仰韶時期的陶器和唐三彩。博物館有幸獲得幾批非常有價值的捐贈,包括哈羅德?A?哈托克(Harold A. Hartog)于2007年捐贈的90件清代官窯瓷器;菲利普?荷茨馬(Philipp F.Reemtsma)家族于1996年捐贈的300多件青銅器、玉器和瓷器,而且這批瓷器涵蓋青花瓷、五彩瓷、斗彩瓷,變色釉彩等多種類型,極大地豐富了我們館藏中國瓷器的類型。

      MKG博物館出版的《中國藝術珍藏品集》│圖:藝術中國

      藝術中國:漢堡MKG博物館館藏13000多件東亞藝術品,其中中國藝術品有多少件?

      Schrape女士:我們館藏了約3500件中國藝術品和近萬件日本藝術品。目前,我們正在執行一個清冊和數字化項目,以期將所有的東亞藝術品都錄入到我們的在線藏品庫中,這樣公眾就可以通過我們的官網參看所有的藏品了。

      MKG博物館館藏明永樂年間波斯風格青花大瓷壺│圖:MKG博物館)

      MKG博物館館藏元明剔犀如意云紋蓋盒│圖:MKG博物館

      藝術中國:剛才您提到了藝術品捐贈,據我所知,MKG博物館的東亞藝術品很多都來自于捐贈。那么博物館是如何與收藏家保持聯系,并吸引收藏家向博物館捐出藏品呢?

      Schrape女士:事實上,MKG館藏的絕大部分日本藝術品是收購的,少部分來自捐贈;館藏的中國藝術品有大約50%來自捐贈,但需要指出的是,這些捐贈的中國藝術品的藝術價值非常高。作為一家公立博物館,我們是沒有財力從市場上購買這種級別的中國藝術品的。

      關于如何吸引藏家向博物館捐出藏品,這是令每家博物館都費盡心力的問題。就我們而言,我們不僅和收藏家保持很好的私人友誼,更重要的是,我們在藝術品收藏、策展、學術指導等方面幫助收藏家。舉個例子:早在1930年代,菲利普?荷茨馬先生就與博物館東亞藝術部主管馬丁?弗德森先生建立了友誼,后者曾為荷茨馬先生提供中國藝術品收藏方面的建議。到1976年,荷茨馬先生將一生所藏300多件中國藝術品在博物館展出,最終在1996年,他的兒子將這300多件珍藏贈與我們。這是博物館和收藏家長達半個世紀的信任。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和其它博物館競爭來爭取收藏家的捐贈。

      藝術中國:那么,MKG博物館與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和科隆東亞藝術博物館存在競爭嗎?從藏品數量上看,MKG博物館收藏著德國第三大規模的東亞藝術品,這三家博物館之間的關系怎么樣?

      Schrape女士:三家之間的關系是很緊密的,交流也很密切。以我為例,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在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擔任助理策展人,我和之前的同事依然保持聯系。如果再往前追溯,柏林東亞藝術博物館(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的前身)的第一任館長Otto Kümmel曾經在MKG博物館做過練習生,布靈科曼先生給與過很多指導。

      這三家博物館的東亞藝術藏品上各有千秋。在中國皇家瓷器領域,MKG博物館因哈托克先生捐贈的明清官窯而更具影響力。

      MKG博物館館藏清唐英燒制粉彩菊花詩文瓶│圖:MKG博物館

      藝術中國:博物館不僅收藏了數量巨大,門類齊全的日本藝術品,而且還經常舉辦日本文化和藝術專題展覽,比如2019年6月-2020年2月舉辦的「日本茶道陶器用品展」。請問MKG博物館舉辦東亞藝術專題展覽時,都會考慮哪些因素?

      Schrape女士:MKG博物館建立之初,就定下自己的使命:成為一個面向公眾的教育機構。因此,我們舉辦展覽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向公眾傳播文化,讓文化變得有意思,變得更容易被公眾接受。我們的展覽不是針對特定人群的,比如日本茶道展覽并非針對日本參觀者,而是面向所有的參觀者。除了縱向的有深度的專題展覽,我們也會舉辦跨文化的橫向的專題展覽,比如將十六世紀伊斯蘭文明區的瓷器和同時期東亞文明區的瓷器一同展覽。

      就東亞藝術部而言,我們舉辦的活動中,三分之二關于日本文化和藝術,三分之一關于中國文化和藝術。其中既有每兩年一次的「中國時代」(China Time)文化周活動,也有特定主題的中國藝術展。由于很多藝術品的保管要求很特殊,比如中國書畫和漆器不易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下,所以這些主題的藝術展通常只有三個月,而陶瓷類藝術品的展覽則可以長達半年甚至更久。除了中國傳統藝術,我自己對于中國當代藝術也非常著迷。2018年,我們與浙江美術館和中國美術院合作,推出「數字時代的墨跡」展覽,我們利用數字媒介手段,把中國傳統山水畫和當代中國城市景觀結合,把中國傳統的拓印技藝和當代影像藝術融合。作為這次展覽的策展人,我有幸結識了很多中國當代藝術家。2020年,我們會繼續推出「中國時代」展覽,讓更多人了解中國文化和中國藝術。

      MKG博物館出版的《數字時代的墨跡》│圖:MKG博物館

      藝術中國:關于您本人,您為什么選擇東亞藝術作為研究領域呢?

      Schrape女士:這要回溯到1990年代末了。我在讀大學之前,曾經在巴黎的法國戲劇院(ComédieFrancaise)的舞臺美術工作室做實習,閑暇時間,我就在巴黎逛博物館看展覽,直到有一天,我在埃菲爾鐵塔附近看了一場日本藝術展。我覺得這些來自東方的文化太有意思了。進入大學,我的專業是藝術史。我對日本藝術越來越感興趣,并系統性地學習日本文化,還學了一年日語。2002年10月,我獲得日本AIEJ獎學金的資助,得以前往東京大學交換學習一年。之后,我在柏林自由大學東亞研究專業繼續碩士研究生的學習,期間在東京國立現代藝術博物館進行學術研究。2006年起,我開始在柏林自由大學教授東亞藝術史。2015年起,我離開大學進入博物館管理領域,先是在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擔任助理策展人,現在在MKG博物館東亞藝術部工作。

      回到你的問題,其實我最初選擇領域是歐洲現代藝術,在很巧合的情況下,我開始接觸日本藝術和日本文化,之后,了解越多,著迷越深。我很喜歡探索新的領域,喜歡前往更遠的地方。這是我性格的一部分。

      藝術中國:德國有一個研究東亞藝術的學術圈。柏林自由大學和海德堡大學組織的東亞藝術史論壇是其中很活躍的一個,您是這個論壇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您能介紹一下這個論壇嗎?

      Schrape女士:東亞藝術史論壇(Forum Ostasiatische Kunstgeschichete)是我、Juliane Noth和Anton Schweizer發起的,當時我和Juliane都在柏林自由大學工作,當時Anton Schweizer在海德堡大學工作。東亞藝術史論壇每年舉辦一次,由德語區(注:德國、奧地利和瑞士)從事東亞藝術研究的學術機構輪流舉辦,目前已經在柏林自由大學、海德堡大學、蘇黎世大學和維也納大學舉辦過。

      我們的初衷是為青年學者提供一個自由交流的平臺,因此,我們最初并未邀請教授參加這個論壇,而只邀請東亞文化領域研究的碩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盡管東亞藝術史論壇的規模不大,提供的資助也不多,但這些青年學者聚在一起,往往能碰撞出精彩的思想火花。

      藝術中國:德國還有其它的東亞藝術論壇嗎?

      Schrape女士:據我所知,東亞藝術史論壇可能是德國唯一定期舉辦的東亞藝術論壇。此外,在德國從事東亞藝術研究的學者們會不定期地就一些特別的學術主題舉辦專門的研討會。

      藝術中國:德國一直是中國游客最歡迎的旅游目的國之一。2018年,中國已經成為德國第二大游客來源國,而漢堡作為一個旅游業和商業都很發達的城市,每年有大量中國游客。MKG博物館是否采取一些措施來吸引中國游客呢?

      Schrape女士:我們能感覺得到,這些年前來參觀的亞洲游客越來越多。我們不僅準備了全英文的導覽冊和導覽語言設備,還為重點藏品設計了中文導覽頁。希望通過和藝術中國的合作,讓更多的中國觀眾了解漢堡MKG博物館。(作者:賈曉棟)

      MKG博物館出版的《中國導覽冊》│圖:藝術中國

      漢堡MKG博物館│Museum für Kunst und Gewerbe Hamburg

      地址:Steintorplatz 1, 20099, Hamburg

      交通方式:乘坐任一地鐵線到Hauptbahnhof(主火車站)下車,步行約10分鐘可到

      開放時間:周二三五六日10:00-18:00,周四10:00-21:00,每周一/新年/平安夜閉館



      一個半世紀的摯愛:專訪Wibke Schrape女士
      bbin官网注册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