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包林:山高水長

包林:山高水長

時間:   2019-08-04 09:20:20    |   來源:    藝術中國

空山雨后 水彩速寫 2019

貴大與花溪

七月,同仁李木、曲欣到黔西北援教,我到貴大講學,我們相約在安順的云山屯匯合,又一起造訪貴大。

貴州大學是省內唯一的211大學,校園大,環境好,其建校的歷史比清華還長。毛澤東的題字在貴州只有兩處:貴大和遵義會議會址,想必是緣于其革命歷史中的特殊位置。

我曾經在貴大生活過,五歲時跟隨做美術系教師的父親住教師宿舍,在那兒畫了第一幅畫,一艘出海的艦,父親的同事保存幾十年后還給了我。貴州不沿海,我不知海的廣闊。

在國內的綜合性大學中,貴大美術學院新建的校舍是我見到的最好之一,近百的教師,上千的學生,還有美術館和教師工作室。學院周邊景色宜人,耿翊院長說在工作室里就可畫窗外的風景,學生寫生也不必走遠,旁邊就是花溪公園,有一條花香鳥語的迭臺小河。

花溪向北流進貴陽城區,到了城里就叫南明河,夏季水流湍急,只有上游的花溪才可見到魚翔淺底。花溪河畔有一座因叫憩園而出名的小樓,掛著“巴金紀念館”的牌,據說是當年巴金與蕭珊結婚的地方,我們進去看了,沒見一幅婚禮的照片,倒是有不少巴金與夫人在上海寓所抱娃的幸福合影,花溪之夜只能讓喝茶的觀者去想象了。

 憩園

云與雨

貴州的天忽明忽暗,明了是晴暗了是雨,比如我們在花溪喝茶,抬頭是藍天白云,低頭倒茶的時候就突然飛來一簇雨,很急,待你躲進小樓回看窗外時,雨又無蹤了。同樣,我在南明河寫生時,樹下躲蔭突然成了樹下躲雨,當雨大了不得不另尋它處躲避時,老天看你濕透了也就立馬收手了。

貴州的雨就這樣讓人猝不及防,不像北方,經常干打雷,吼吼半天不見雨。我忘了天無三日晴的古諺,出門得帶傘,否則老天會把你洗刷。

正是這種多雨的天氣讓貴州的植被一年四季很茂密,讓綠很清新,很茵蘊,樹葉無塵,鞋也無塵。但要畫好卻不易,北方的綠大都是橄欖綠,偏暖的綠,這樣的綠也不好畫,畫面易濁,難得透明。

雨 水彩速寫 2019

雨后 水彩速寫 2019

雨中觀山湖 水彩速寫 2019

山與水

貴州沒有平原,山廓就是地平線,如今讓給了城市高樓,這些年的建設縣縣通高速,車在山間走,云在腳下飄,徹底改變了貴州地無三里平的宿命。不過,這種特殊的地貌當年也成就了入黔的紅軍,蒼山如海,在山里迂回,經婁山關大捷,赤水河兜圈,由被動到主動,成就了長征的大轉折。

看山不見山 水彩速寫 2019

甲秀樓 水墨速寫 2019

2016年與同仁王君瑞在云貴川的交界處雞鳴三省,五角星是貴州一路可見的紅色基因

這個基因在貴大的老禮堂上繼續保留

初試貴州的紅色題材:一渡赤水的草圖之一 2016

一渡赤水的畫稿局部,戰士遠去的背影 2016

這是第一次去黔東南,從貴陽到雷山沿高速兩個多小時就到了。恰逢西江千戶苗寨的吃新節,也就是情人節,由于苗家大都建在半山腰,按習俗吃新節不僅要到河邊殺鴨祭祀,也要唱山歌的,這山與那山的對歌是男女交流的主要方式,山歌的調調很高,尾音拉得很長,有利于聲波的穿透,唱得舒服了,合心了,姑娘就會頭戴大紅花,抹上口紅,掛上銀首飾,盛裝下山到河上的廊橋相會,再扭捏一下腰肢,讓那銀綴嘩嘩地響,這時的歌兒就不是唱,而是哼哼了。看來,整個調情流程都在明處,儀式感很強,至少比巴金在花溪憩園的強,巴金的流程被編進了小說,成了虛擬式,而苗家的姑娘在眼前,在山上,在山下,年年春江水,山歌剪不斷。

唱支山歌給我聽 水彩速寫 2019

山歌好比春江水 水彩速寫 2019

西江苗寨 水彩速寫 2019

西江苗寨 水彩速寫 2019

德郎苗寨 水彩速寫 2019

下司古鎮 水彩速寫 2019

重安江 水彩速寫 2019

邊城印象 水彩速寫 2019

恒大集團的對口支援女干部 鉛筆速寫 2019

休息的女干部 鉛筆速寫 2019

貴定西山語  鉛筆速寫 2019

舊州小院 水彩速寫2019

日鼓鼓?

山鄉巨變有目共睹。到貴陽有朋友推薦一篇熱文,細數貴州籍的杰出人物,歸結于一方水土養成的性格,說的是“日鼓鼓的貴州人”,也就是犟,一種曾帶有貶義的犟。都說人的固執是不撞南墻不回頭,日鼓鼓的意思是撞了南墻也不回頭。其實用一些俚語很難概括今天貴州人的特質,歷史上的貴州人大都從內地遷徙而來,苗族亦是。不同時期的遷徙會帶來不同時期的中原文化,如存在了數百年的陽明祠亦是讓人格物致知,以天下為己任的道場。文中列舉的那些人物,他們大都早年在外求學或工作,進而積極參與了中國的現代化改造進程,見識、智慧、謀略、管理能力等都是重要的成功素質。群山只是星辰大海的一部分,中國也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我看到貴州的高速路四通八達,大數據落地,GDP增量排在各省前列,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貴州人不僅在努力建設好公園省,藝術也在面向世界,舉例我在貴大美術學院看到的教師作品,繪畫語言上的普世性總比風格上的地域性重要,將日鼓鼓作為貴州的標簽,難免有些詭異。

貴州的建設者 鉛筆素描 2017

雨過天晴 水彩速寫 2019

山高水長,我記得前輩畫家吳冠中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在貴州寫生很多,他最好的作品是畫的梯田,這是他在形式構成和客觀對象之間達至平衡的代表作。今天,在貴州寫生會比以前便利,正如我在云山屯寫生基地看到的,貴州既是當年紅軍的福地,想必也是藝術生長的福地。

2019-07-24于貴陽


包林:山高水長
深夜福利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