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街頭藝術:涂鴉大師凱斯·哈林如何將紐約變成他的畫布

街頭藝術:涂鴉大師凱斯·哈林如何將紐約變成他的畫布

時間:   2019-07-04 14:22:58    |   來源:    BBC

在凱斯·哈林31歲去世時,他已成為世界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他的作品裝飾著畫廊的墻壁、紐約的街道和各式各樣的商品。威廉·庫克在泰特利物浦舉辦了哈林英國首個大型回顧展,對這位藝術家的創作人生進行了探討。

凱斯·哈林,Tuttomondo,1989,比薩壁畫

凱斯·哈林31歲死于艾滋病至今已經近30年,但他那充滿歡樂的街頭藝術作品仍然一如既往地受到人們的認可和追捧,即便對于那些從未進入過美術館甚至從未聽過他的名字的人來說,他的街頭藝術形象都是為人所熟知的。哈林打破了高雅藝術和街頭藝術之間的鴻溝,他把街頭藝術帶進畫廊,同時也把美術帶到了街上。他把地鐵站改造成畫廊,又把畫廊改造成夜總會。在英國,他激發了無數藝術家的靈感,甚至影響了銳舞文化(rave culture)和酸性浩室舞曲(Acid House),但時至今日,在英國卻從未舉辦過他的回顧展。

凱斯·哈林展覽是利物浦泰特藝術館的一個重大突破,本次展覽將在布魯塞爾的博扎爾和埃森的民俗王博物館舉辦。默西塞德的音樂傳統和活潑的街頭生活,讓人覺得這里就是最適合哈林作品的舞臺。他短暫而多產的職業生涯圍繞著紐約展開。勇敢和不敬是他的主題,而利物浦是也是具有這一風格的城市。

哈林1958年出生于賓夕法尼亞州雷丁市,是四個孩子中的老大。他的父母和藹可親,同時也很傳統。他的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父親在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工作。這是一種舒適、保守又有教養的家庭環境,是符合美國夢的家庭的典范。小時候,哈林喜歡和父親一起畫動畫片,這也是他一生都保持著這種大膽而簡單風格的來源。十幾歲的時候去參觀華盛頓特區的赫斯霍恩博物館是他的一個重要的靈感來源。他看到安迪·沃霍爾的一些作品,并決定成為一名藝術家。哈林接受了父母的建議,去匹茲堡的藝術學院學習平面設計,但他很快意識到他想成為一名優秀的藝術家,而不是商業藝術家。他放棄了這門職業課程,在克萊和杜布菲特等畫家的啟發下,他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并19歲的時候在匹茲堡的一家畫廊里舉辦了他的第一場個人畫展。

凱斯·哈林(KeithHaring)和一幅他標志性的吠犬形象畫作,1984,照片:杰克·米切爾

凱斯·哈林,《快點!》,1986,海報,基思哈林基金會,巴黎

凱斯·哈林,《無題》,1983,木刻,凱斯·哈林基金會

在他20歲時,哈林搬到了紐約,并就讀于紐約視覺藝術學院,“這里最吸引人的是城市。這是唯一一個能讓我興奮起來的點”他說。幾個學期后,他放棄了在SVA的學習,把注意力轉向了一塊更大的畫布:紐約的街道和地鐵墻壁。

1979年的紐約與2019年的紐約大不相同。當時,這座城市是一個蕭條、衰敗和危險的城市,但就像戰爭期間的柏林一樣,這同樣使它成為藝術家們活躍的地方。公寓、工作室和畫廊的租金很便宜,城里到處都是創意十足的年輕人,他們對犯罪和骯臟并不在意。哈林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安家,這也是當時的紐約城最為混亂和放蕩不羈的地方。

哈林與其他藝術家的不同之處在于,他與城市及其居民進行直接接觸。他不把自己的作品局限于畫廊,而是像一個街頭涂鴉藝術家一樣工作,把自己的標志性設計留在全城的各個公共場所,就像神秘的街頭藝術家班克斯(Banksy)在英國所做的那樣,“觀者與我的作品的互動,以及作品引發他們的思考,遠遠大于我的作品本身存在的意義。”

凱斯·哈林,《無題》,1983,篷布上的乙烯基漆繪畫,凱斯·哈林基金會

凱斯·哈林于1987年8月20日在曼哈頓克拉克森街和第七大道150英尺高的墻上繪制了一幅壁畫

哈林的街頭藝術使他出名,他被邀請在著名的畫廊展覽,但即使是在這些傳統的空間,他也采用了非傳統的展覽方法。他不是簡單地把畫掛在墻上,而是把畫畫在墻壁、地板和天花板上。他與著名DJ們合作,他在夜總會里的展出和在畫廊里的一樣多。他那激動人心的繪畫捕捉到了舞蹈音樂的狂熱能量。他和吉恩·米歇爾·巴斯基亞特等時髦的年輕藝術家一起出去玩,因此他也同樣熟悉俱樂部的場景。

紐約蓬勃發展的同性戀地下組織也是這段時間使這座城市變得如此特殊的原因之一。對于哈林來說,紐約也是他可以自由表達他的性取向的地方。他過著解放的生活,這種解放的感覺在他的繪畫中得到了體現。“性的能量可能是我感覺到的最強烈的沖動,遠超出藝術的沖動。”他說。他的藝術并沒有受到受同性戀的限制,相反,這給了他的作品一種世界性的吸引力。哈林的藝術形象既容易享受又容易理解,沒有界限。他在日本很同樣很受歡迎。同樣他在整個歐洲都受到了歡迎。他在柏林墻上作畫,他的藝術充斥著20世紀80年代的性感和平易近人,他在紐約和東京開辦了流行商店(Pop Shops)。他那個性鮮明的嬰兒和吠犬的圖案印在各種商品上。像他的偶像波普藝術的領袖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一樣,他對于自已藝術的商業品牌化毫不猶豫。

《東京流行商店(容器)》是凱斯·哈林的一項藝術創作,2013年在巴黎的森夸特藝術中心展出

Joseph Szkodzinski,凱斯·哈林,1982年6月12日在紐約中央公園舉行的無核集會上分發無核海報

政治激進主義在哈林的藝術創作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他被迫為自己的一代人代言,他的作品回應了20世紀80年代的許多流行問題。他在他的《吸毒等同發瘋》(crack is wack)壁畫中關注了毒癮和紐約市的快克可卡因流行,如今這幅作品成為了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里程碑。他在南非的自由海報上畫了一個黑色輪廓的男人踐踏一個白色輪廓的男人,并且這個男人脖子上套著一個套索,他通過這幅作品公開反對種族主義和種族隔離。他用宣傳安全性行為的海報來鼓勵人們認識和預防艾滋病,1982年,在一次反核集會上,他制作了20000份供自由分發的海報。

在哈林30歲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世界上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但在1988年,他發現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在今天,通過正確的治療,他的病情完全可以得到控制,但在那時,這就相當于是一個死刑判決。哈林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很短的時間,但面對死亡,他很平靜。”他說:“我剛剛出柜(公開性取向),這對每個人來講都是一段狂野的日子,我不患病那就沒人會患病了,所以我清楚知道自己的患病只是時間的問題。”哈林的最后幾年是他最高產的幾年。他人生后期的一些作品主題更加黑暗、更加復雜,但他從未失去過生活的樂趣。他于1990年去世,距新的十年還有六個星期。他說:“與一種致命的疾病一起生活會給你一個全新的人生觀。”我從小就知道我會比一般人更早的死去,但我以為這會是一個很快的過程,是一場意外,而不是一種疾病。我我把每天都當成生命的最后一天來活,我依然熱愛生活。”

凱斯·哈林作品展于2019年6月14日至11月10日在利物浦泰特藝術館展出;2019年12月6日至2020年4月19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2020年5月22日至9月6日在德國埃森福克旺博物館展出。(文章來源:BBC/編譯:姜婉婷)

街頭藝術:涂鴉大師凱斯·哈林如何將紐約變成他的畫布
深夜福利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