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國

中國網

過去-現在-未來——德國漢堡藝術協會Kunstverein in Hamburg

過去-現在-未來——德國漢堡藝術協會Kunstverein in Hamburg

時間:   2019-06-13 10:09:07    |   來源:    藝術中國

漢堡藝術協會,圖片:Fred Dott

十九世紀初,德國漢堡一片繁榮,只是缺一個藝術組織。

作為神圣羅馬帝國治下的帝國自由城市,漢堡坐擁易北河出海口的航運便利和自由城市帶來的貿易之便,成為德意志北部最繁榮的城市之一。十九世紀的前十五年,繁榮的漢堡經歷著城頭變幻大王旗。1806年,隨著神圣羅馬帝國的分崩離析,漢堡成為有一定自治權力的獨立城市,并擁有了延用至今的名稱:漢堡漢薩自由市。此后,漢堡行政權力機構依附于拿破侖一世的法蘭西第一帝國,但民間的反法勢力非常活躍。1814年,俄羅斯軍隊乘著莫斯科大敗拿破侖的勢頭,在本尼格森伯爵的率領下攻入漢堡。1815年,維也納會議規定德意志土地上的三十九個完全獨立自主的邦國組成德意志聯邦,在這個松散的組織中,漢堡是其中之一。

這樣混亂的時代背景下,由于沒有封建皇家和貴族統治的羈絆與禁錮,漢堡的城市工商業主和市民階層反而更加活躍,市民生活更加豐富多彩,逐步形成了一股自覺自醒自信的城市中堅力量。漢堡陸續有了自己的城市戲劇場和歌劇院,但一直沒有藝術院校,也缺少藝術家相聚聯誼的機構。在很長的時間中,漢堡學子只能前往巴黎、哥本哈根和慕尼黑等地學習繪畫和雕塑。

1806年,以漢堡愛國者聯合會(Patriotischen Gesellschaft)為基本盤的漢堡藝術之友們倡議成立一個促進漢堡本地藝術發展的機構,他們甚至定下一個非正式的目標:吸引上千名會員。這一年,風云突變,法蘭西軍隊占領了漢堡,漢堡人需要再等十年。

1817年,受人尊敬如市政官Karl Sieveking, Nicolaus Hudtwalcker, Alexis de Chateauneuf,聲名顯赫如藝術家Jes Bundsen,財大氣粗如商人兼藏家Georg Ernst Harzen(漢堡藝術協會首任總監),宣告成立漢堡藝術協會(Kunstverein in Hamburg),從此一種全新的藝術群落聚合誕生了,這是德意志聯邦的第一個藝術協會(Kunstverein)。

書「資產階層先鋒-紀念漢堡藝術協會成立200周年」,圖片:Xiaodong Jia

漢堡藝術協會哺一誕生,就為漢堡藝術家Caspar David Friedrich,Phillip Otto Runge和Arnold B?cklin舉辦了作品展,并安排在德意志其它邦國的畫展。他們都是德意志北部地區浪漫主義藝術的代表人物。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作品「海霧之上的人」是公認的最能體現19世紀德意志民族覺醒的藝術作品,現藏于漢堡美術館。事實上,漢堡美術館在成立之初的大部分藏品都來自漢堡藝術協會成員,或購或贈。

Caspar David Friedrich「海霧之上的人」,藏于漢堡美術館,圖片:Xiaodong Jia


Phillip Otto Runge「花園中的三個孩子」,藏于漢堡美術館,圖片:Xiaodong Jia

由于漢堡在德意志聯邦中的影響力,漢堡成立藝術協會的消息,很快傳播開來,在之后的二十年里,法蘭克福等德意志城市都陸續成立了自己的藝術協會。更重要的是,從點到線,從線到面,散落在德意志聯邦各處的藝術家,畫廊主,藝術協會,美術館和藝術院校,逐步結成一張藝術的網,這張藝術網與文學、音樂、宗教、傳說等等把德意志民族粘結在一起。

進入二十世紀,漢堡藝術協會也在時代洪流下不斷演進和自我調整。相較于德國其它的城市和藝術協會,漢堡的城市基因中就含著開放和革新的染色體,所以漢堡藝術協會從二十世紀初就開始關注新出現的藝術流派、藝術形式和藝術家,其中大部分都來自德國以外。在這樣的城市藝術氛圍中,以表現主義、立體主義和俄國構成主義為代表的漢堡分離派和漢堡先鋒派,在德國現代藝術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此后,漢堡藝術界不得不受到納粹政權的控制,包括Ernst Barlach(1870-1938)等享有聲譽的漢堡藝術遭受迫害。

書「漢堡的藝術家」,圖片:Xiaodong Jia

二戰后,德國方興未艾。漢堡藝術協會將視野投向更廣闊的全世界藝術舞臺,重點關注戰后現代藝術。1960年代初,漢堡藝術協會以超強的眼光為杰克遜?波洛克和佛朗西斯?培根舉辦個展;1968年西方社會運動風起云涌,漢堡藝術協會將視野從藝術領域延伸至社會領域,為德國新一代觀念藝術家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布爾奇?帕勒莫(BlinkyPalermo), 迪特爾?羅斯(Dieter Roth)和漢娜?達波文(Hanne Darboven)提供了展示的舞臺。4年后,第五屆卡塞爾文獻展上,哈羅德?澤曼作為首席藝術指導和唯一策展人,力推觀念藝術和偶發藝術,來自德國的觀念藝術家們大出風頭,一領風騷。

1980年代和1990年代,漢堡藝術協會秉承藝術連接社會/文化/政治的宗旨,幫助年青藝術家打破傳統禁錮,探尋藝術的新邊界。

漢堡藝術協會展覽區入口,圖片:Xiaodong Jia

2019年5月17日-7月21,漢堡藝術協會舉辦兩個展覽,「Dü?LER üLKES?」(土耳其語:夢想之國)和「POLITICAL AFFAIRS-LANGUAGE IS NOT INNOCENT」(政治事務-言語并不無辜),分別位于一層和二層的展出廳。

「Dü?LER üLKES?」是藝術家Cana Bilir-Meier(1986年-) 的個展,她的作品關注后移民時代的社會性的、文化的、情緒的和構建性的融合以及不同族群在德國的隱形平等的問題。Bilir-Meier有土耳其族裔背景,出生于德國慕尼黑,目前在維也納和慕尼黑從事藝術工作。這場個展用影像、繪畫、行為和聲音的方式,向觀眾講述她的阿姨Semra Ertan的故事。Ertan出生于1956年,16歲年隨父母移民到德國。當時的時代和社會背景是,西德經濟騰飛急需勞動力,十幾萬土耳其勞工來到德國,形成了現在德國境內最大的外國族裔。成年后,Ertan成為一名詩人和政論記者,關注德國社會的移民問題。1982年,Ertan為了反抗德國社會的種族歧視,喚醒民眾意識,在漢堡市圣保羅區的一處廣場上公開自焚。

展覽「Dü?LER üLKES?」,圖片:Xiaodong Jia

「POLITICAL AFFAIRS-LANGUAGE IS NOT INNOCENT」群展匯集了25位藝術家的作品,嘗試表達不同際代的當代藝術家們如何面對和使用語言這一工具,該展覽翻譯為「政治事務-語言并不無辜」,這里的語言不僅僅是工具,也是一種視覺的和形體的媒介,從而產生政治性和社會性的影響力量。策展人為Monica Bonvicini和Bettina Steinbrügge。Bonvicini來自意大利,是享譽世界的女性裝置藝術家,她的作品也置于這次展覽中;Steinbrügge是漢堡藝術協會的總監,同樣是女性。她們以女性策展人的視角,觀察語言和新表達媒介對政治和社會的影響,令這個展覽值得一看。

展覽「政治事務-語言并不無辜」圖片:Fred Dott

關于未來,漢堡藝術協會總監Bettina Steinbrügge描述道:未來的藝術將是多元的,關注民生、政治、文化、性別、族群等等社會領域,藝術將是描述社會問題的一種語言。未來的藝術將是多樣的,繪畫、雕塑、影像、聲音、裝置、行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的表達語言。與此同時,藝術家的國籍、性別、哪里出生、哪里求學、哪里工作等等標簽會變得不再顯性和重要。

作者:賈曉棟



過去-現在-未來——德國漢堡藝術協會Kunstverein in Hamburg
深夜福利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