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zrhex"><em id="zrhex"></em></big>

  • <code id="zrhex"><small id="zrhex"></small></code>

    1. <th id="zrhex"></th>

      回眸吳冠中先生誕辰百年 “風箏不斷線”:他越走越遠,卻日漸清晰

      時間:2019-05-17 | 片長:00:03:01 | 來源:藝術中國

      我一生只看重三個人:魯迅、梵高和妻子。魯迅給我方向給我精神,梵高給我性格給我獨特,而妻子則成全我一生的夢想,平凡,善良,美。——吳冠中

      “風箏不斷線——紀念吳冠中誕辰一百周年作品展”展覽現場

      2019年4月25日是吳冠中先生的百年誕辰。中國美術館以館藏57件作品,加之清華大學館藏的1件,組成“風箏不斷線——紀念吳冠中誕辰一百周年作品展”。展覽以“生命之本”“自然之意”“純真之心”三個板塊共計58件作品,回望了吳冠中先生淡泊名利、醉心丹青的華彩人生。

      吳冠中1919年生于江蘇宜興,1936年入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師從林風眠、李超士、常書鴻、關良、潘天壽等大家,1947年入法國國立巴黎高等美術學校學習油畫;1950年回國,先后任教于中央美術學院、清華大學、北京藝術師范學院、北京藝術學院、中央工藝美術學院;1994年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委,2002年當選為法蘭西藝術院通訊院士;2010年逝世于北京。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吳冠中先生青年時期熱愛文學,后來他將這一“戀情”轉移到美術,從此“朝朝暮暮,時時刻刻,眼目無閑時,處處識別美丑,蜂采蜜,我采美”。在經年不斷的藝術探索中,吳冠中先生形成了他對中西繪畫意蘊貫通融合的理解,他大膽打破油畫與水墨畫的載體界限,使“寫意”的中國傳統藝術語言以現代的方式展現出來,豐富了水墨語言在表達層面的可能性。同時,吳冠中先生基于自己對藝術的深度思考和實踐,發表了大量大膽、富有個性與思想的理論見解,比如“風箏不斷線”、“筆墨等于零”、關于繪畫形式美的問題等,影響深遠。

      此次展覽的主題“風箏不斷線”是吳冠中先生的藝術主張。他強調藝術創作不能遠離現實生活,在抽象藝術探索的過程中,不能一味脫離物象而完全抽象。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在展覽序言《線的生命》中談到,風箏不斷線,這根線“是貫穿吳先生藝術生命始終的線”,同時,觀眾也將“從吳先生的作品中,領略其一顆永無休止的探索之心,一條不斷超越自己的創新之路,一根連著傳統、緊系著生活的鄉愁之線。”吳冠中先生晚年還提出“筆墨等于零”的思想。他認為脫離了具體畫面的孤立的筆墨,其價值等于零。藝術是一個不斷求變求新,不斷突破的過程。

      五臺山佛光寺唐塑 1954年 吳冠中 43×38厘米 紙本水彩 中國美術館藏

      拉薩龍王潭 1961年 吳冠中 46×61厘米 油畫 中國美術館藏

      吳冠中 武夷山村 1977年 49.2x61.5cm 布面油彩 中國美術館藏

      本次展覽作品中,既有吳冠中先生去世前幾年所作的油畫和彩墨畫,又有上世紀50、60年代以來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呈現了中國美術館吳冠中藝術收藏較為完整的作品序列。

      吳冠中先生生前曾對他的學生們說,“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畫吧!”讓我們循著展覽的軌跡,緬懷吳冠中先生!

      生命之本

      吳冠中的藝術就是他的生命。他的創作思想追求至真至美,飽含深情。吳冠中的繪畫中既有生命的蓬勃向上,亦有生命的枯萎凋亡。這一切,都是生命的本來狀態。

      野草 2008年 吳冠中 61×91厘米 布面油彩 中國美術館藏

      吳冠中推崇魯迅精神。他創作的《野草》,畫面中是魯迅神情安詳地長眠于野草叢中。魯迅在《野草》中寫道:“野草,根本不深,花葉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陳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奪取它的生存。當生存時,還是將遭踐踏,直至于死亡而朽腐。我以這一叢野草,在明與暗,生與死,過去與未來之際,獻于友與仇,人與獸,愛者與不愛者之前作證。我將大笑,我將歌唱。”這種生命意識引起了吳冠中強烈的共鳴。故而,在吳冠中的很多繪畫中,都有一種隱喻性和象征意味。

      逍遙游 1997年 吳冠中 145×368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桃色旋風 2008年 吳冠中 61×61厘米 油畫 中國美術館藏

      在巨幅水墨畫作品《逍遙游》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波洛克的影子。但是在繪畫的過程中,吳冠中更多感受到的是莊子名篇《逍遙游》的狀態,是一種忘卻物我、心性自由的境界。這是一種生命的狀態,也是吳冠中藝術創造力的本源。

      棄舟 1998年 吳冠中 80×100厘米 油畫

      自然之意

      吳冠中的風景畫創作著重于形式韻味的表現,諸如線與線、塊面與塊面之間的節奏關系,使畫面中有一種和諧的律動。吳冠中的色彩柔和,畫面上大多不會用很厚的顏料層,而是將油彩調和的比較稀薄,筆觸無滯澀感,用筆酣暢。相較于實,吳冠中在繪畫中更為注重虛的東西,這種創作觀念應該得益于其水墨畫的創作經驗。

      春風又綠江南岸 2007 吳冠中 48×59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自然給予吳冠中無窮盡的創作靈感。中國傳統畫學思想中有“道法自然”之論,唐代畫家張璪說“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但明代畫家王履又說道“吾師心,心師目,目師華山。”概而論之,在中國傳統畫學理論中,始終將自然物象和心靈景象混而論之。自然的美,需要用眼睛發現,需要用心感受,最終才能創作出藝術作品。吳冠中在文章中曾談到他對蘇州留園的記憶,“留園有布滿三面墻壁的巨大爬山虎,當早春尚未發葉時,看那莖枝縱橫伸展,線紋沉浮如游龍,野趣惑人,真是大自然難得的藝術創造。”由此可見,吳冠中在創作中更為留意自然本身的形式美,從中尋找創作的啟發。

      太湖鵝群 1974年 吳冠中 44×59.5厘米 油畫 中國美術館藏

      當然,從自然到繪畫,除了眼睛以外,最為重要的還是人對于美的認識。如果缺乏這一點,我們就不會用眼睛看見自然中這些美的形式。所以說,在吳冠中的繪畫中,自然的形態是一切創造之始,永遠是鮮活和生動的生命體。

      春雪 1983年 吳冠中 69×137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純真之心

      1990年代后,吳冠中的創作進入了平面化、抽象化的階段,畫面中出現了很多點、線、色塊,通過聚散、重復、排列和組合,構成極為單純、和諧的視覺關系,讓觀畫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藝術家的純真之心。

      建樓曲 2000年 吳冠中 49×45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吳冠中說“脫離了具體畫面的孤立的筆墨價值等于零”,說“從生活中來的素材和感受,被作者用減法、除法或別的法,抽象成了某一藝術形式,但仍須有一線聯系著作品與生活中的源頭。風箏不斷線,不斷線才能把握觀眾與作品的交流。”意思就是,自己的繪畫不能脫離生活,而是要從生活中直接得來。所以,鱗次櫛比的密密麻麻的房屋構成了《圍城》,漫天飛舞的墨點(蒲公英)構成了《播》,墨線(腳手架)和紅、黃、綠色塊(腳手架上作業的建筑工人的衣服的顏色)構成了《建樓曲》。

      歡樂的夢 2007年 吳冠中 48×45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知音 2008年 吳冠中 48×60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在吳冠中的抽象畫探索中,并非完全是由生活中得來的視覺形式,還有一些是夢境、想象,或者是情緒,諸如《歡樂的夢》《天外來客》《書畫緣》《恩怨》等。事實上,吳冠中一直在強調“風箏不斷線”,就是藝術創作不能遠離現實生活,在抽象藝術探索的過程中,要注意不能完全抽象。造化與心源、物象與心象,經由他那顆純真之心的提煉與升華,成為永恒的藝術之美。

      天外來客 2007年 吳冠中 49×45厘米 紙本水墨設色 中國美術館藏

      本次展覽由中國美術館和清華大學共同主辦,呈現在中國美術館1、8、9號廳,展覽將展出至2019年5月5日。(周一閉館)

      凡注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

      bbin官网注册账号